拍鸟别扰鸟

作者:觅途老马


      眼下,正是各种野生鸟类繁衍后代的季节。鸟儿育雏期间活动范围相对固定的习性,吸引了众多摄影爱好者的聚集围拍。由此,对野生鸟类的生存环境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和影响。近期遇见的一件事情,更加剧了笔者对野生鸟类生存现状的忧虑。

      豫南山区某县一个偏僻的山村旁,一棵树上的鸟巢内,出壳数日的寿带鸟幼雏正嗷嗷待哺。雌雄两只美丽的寿带亲鸟终日来回飞翔于巢穴与野外之间,不辞辛劳地为幼雏觅食喂食。

      然而,寿带鸟一家平静的生活很快被一群不速之客打乱了。众多热衷于拍鸟的摄影爱好者在得知寿带鸟育雏的消息后,蜂拥而至,在寿带鸟巢的树下架起了“长枪短炮”。或许是因为众多拍鸟者一连数日无序的聚集拍摄影响了附近村民正常的生活,抑或是个别“鸟导”获取了不菲的拍摄费用而引起其他村民的嫉妒,终于在一天夜里,厄运降临至无辜的鸟儿身上。有人残忍地将鸟巢捣毁,3只幼雏摔地夭折。之后数日,两只亲鸟在被捣毁的巢穴附近飞来飞去,不时发出凄楚的鸣叫。

      据笔者所知,鸟儿此类不幸的遭遇,已不是个别现象,在其他地方也曾发生过。寿带鸟横遭“家破人亡”的劫难,令人痛心,让人扼腕。幼雏之殇,究竟谁之过?那位捅鸟窝者的残忍之举,委实不能原谅,但众多摄影爱好者无序的拍鸟乱象,亦逃脱不了干系。

      如今,拍鸟已经成为许多人业余生活的一部分,而且这个群体还在不断扩大。拍摄的行为本身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如何去拍?众多的拍鸟者本身就是一个无组织的群体,加之其拍摄行为又无人监管,这就导致出现了种种无序和任性的不良拍摄行为。比如,有的擅自出入明令禁入的野生鸟类自然保护区;有的为了获得所谓的“数毛版”片子而无节制地接近鸟儿;有的为了追求画面的干净,任意剪除正在育雏鸟巢周围的树枝;更有个别人,为拍到鸟儿悬停的画面,采取堵塞崖壁巢穴等极不文明、极不道德的拍摄手段。如此发展下去,野生鸟类的生存环境必定会面临更大的危害和影响。

      鉴于此,地方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应当将上述问题纳入监管范围,至少禁止人员进入鸟类自然保护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此外,还可以通过划定拍摄现场区域,合理控制人员数量。对于列入国家保护名录的珍稀鸟种,必须制定必要的拍摄限制。对于发生在辖区内的各种影响、破坏野生鸟类生境的诱鸟和拍鸟行为,有针对性地研究制定出一些有效管用的规范措施,比如给予相应处罚等,以使当下无序甚至带有几分野蛮的拍摄行为尽快步入理性和有序的轨道。

      笔者曾经去过被称之为“野生鸟类天堂”的云南保山百花岭,当地村民已将接待全国各地摄影爱好者做成了一个致富产业。地方政府将所有拍摄活动规范起来,尽管前往的拍摄者络绎不绝,但拍摄活动文明有序,达到了拍鸟而不伤害鸟的目的。

      总之,不干扰、不破坏野生鸟类的生存环境是鸟类拍摄活动的底线。在加强拍摄者个人拍摄行为自律的同时,地方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要通过有效监管与严格规范,真正把目前存在的不文明、不友好拍摄行为引导到依德、依法拍摄的健康轨道上,真正让发现美、记录美、创造美的鸟类摄影与保护野生鸟类资源统一起来,实现两者的共赢。



拍鸟别扰鸟

创建时间:

2020年07月0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改变小习惯,走出“舒适区”
环境时评丨以法治建设守护美丽中国(人民日报)